Layla

宝钻|DC|星战|谜鹅|银英|Voltron|MHA

再读鲁迅,和一个关于蝙蝠侠的怪梦、虚妄、理想

Son of Krypton:

我第一个爱上的作家是鲁迅先生,第一个爱上的漫画英雄是老爷,果然是有内在联系的,打算重看野草了。

YANA:

昨天和朋友聊天,聊她萌的楼诚背后理想主义的奋斗,说着说着就想又看鲁迅了。人在外地,手头没书,就在Kindle上下载了《野草》《呐喊》。

感觉真好。看到那些文字就有种颤栗的感觉,所以把《墓碣文》那篇全抄下来了。以前看《野草》,印象最深的就是《求乞者》和《影的告别》。《求乞者》被自主招生的语文老师拆开逐字分析了一整节课,记得最清楚的就是“我至少将得到虚无”,上课时是三四月份,通篇却读得人寒冷又灰暗。

《希望》,这篇最为绝望。最绝望的大概就是奋斗者仍怀有希望,徒手肉搏空虚和暗夜。而暗夜真的存在吗?比遭受别人的打击更痛的,是自己开始怀疑自己所做所为的意义。觉得一切虚妄,又不得不继续,因为血色就在眼前。

前几天我正好做了个梦。非常武侠小说的开头:我所在的城市出现了一位义警,一位模仿蝙蝠侠的普通人,他打击罪犯和恶势力,但他没有主角光环,他势单力薄也没有技术支援,他铲除掉这个城市里的小丑但自己也损失惨重。他受重伤时我救了他,他摘掉面具,告诉我他密室的地址,电脑的密码——电脑里有毒贩们的底细。他想让我去成为下一个他。我去了,躲在他的密室里,听到门外再次崛起的罪犯们打算在他出没过的地方挨家挨户盘查,就要发现我。我和我旧日的老师讨论了义警存在的意义。接着就是老套英雄片的剧情:我如何机智的拷走了文件、躲过坏人的追捕、打算逃出房子,正要出去的瞬间发现有一个巨大的声音在空中宣布:我们已经找出了这个城市新的小丑,而新的蝙蝠侠就要从这扇门里走出来,欢迎他们继续新一轮的角斗。同时街上的人们开始欢呼,就像斗兽场里的观众。我心灰意冷,又痛惜上一位义警的死亡,但不愿就这么扮演一个虚妄的角色供人娱乐。我从密道逃出去,那密道通往一个上流社会的舞会,我把蝙蝠侠的制服藏起来,偷了身精致华美的舞裙,加入了狂舞的人群。这个梦结束了。

今天才想起来,这是一个非常鲁迅的梦。无边的压抑的黑暗,灰土,有一个孤身奋战的勇士,已经流尽了血。而他想守护的是一片虚无,人们正把他生命的结束当成戏剧,并且期待着下一个登台表演者,下一个牺牲者。太难过了,如果这个梦写成小说或者拍成电影,最后一幕多有意思啊,一个想穿上制服、有英雄梦想的女孩,万念俱灰,穿上无用的裙装投入假面舞会,一场华美的假象。而勇者们一个接一个死亡,鲜血从门缝渗入。

《希望》里那句:我只得由我来肉搏这空虚中的暗夜了,纵使寻不到身外的青春,也总得自己来一掷我身中的迟暮。但暗夜又在哪里呢?

理想主义埋入尘土,英雄主义沦为虚妄,一直信仰的希望幻灭为笑话,战士死亡,追随者止步。所有付出失去意义。这不只是外界施与的挫折,更是发现铁屋子彻底密闭、一切无可挽回,灯光全部熄灭。梦醒了之后我茫然了很久,当时很想把这个梦记下来,拖着拖着就忘了。

昨天看《希望》,有的段落看着看着就想起了蝙蝠侠这个角色,看到最后那种虚妄灰败、无可希望的感觉又让我想起这个梦。今天又在想:为什么以前不喜欢鲁迅呢?沉重、流血、隐痛。譬喻不成真,奇迹未曾光临。广漠平凡的生活里黑漆漆。

再抄一遍吧:……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;于天上看见深渊;于一切眼中看见无所有;于无所希望中得救。……

评论

热度(144)

  1. LaylaBiggest Cat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巨型宇宙仓耗子Biggest Cat 转载了此文字